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腾讯操作系统TOS停中野美奈运,藏着鹅厂与苹果撕逼的秘密

时间:2017-06-27 15:4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腾讯操作系统TOS停中野美奈运,藏着鹅厂与苹果撕逼的秘密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聪佶

就在阿里云本月中发布新版YunOS、王坚公开叫嚣谷歌Android后不久,腾讯在硬件系统布局却有别样的信息传出。挂着腾讯名字的TOS(Tencent Operating System)操作系统宣布即将关停。

TOS在2015年初亮相,[中二投资家]当时也做过独家报道,TOS是隶属在腾讯MIG事业群的智能产品平台部,当时整个部门有超过200人。TOS随后在当年的GMIC上由腾讯COO任宇昕高调发布,并被外界拿来与阿里巴巴的云OS进行比较。

但在随后的运营中,TOS不管是产品还是对硬件生态的打造都难言成功。两年多时间,TOS仍仅停留在第三方Rom阶段,在技术上与已经与Android脱开关系的阿里云OS相去甚远;在硬件生态方面,TOS也仅合作了一款手机产品和智能手表。在最近半年时间中,TOS已经完全没了声音,最后一次官方信息公开停留在去年6月份。

腾讯操作系统TOS停中野美奈运,藏着鹅厂与苹果撕逼的秘密

“拥有无限可能”,TOS发布时引发了很多关注

总体而言,TOS称得上是腾讯在智能硬件风起云涌时,一次成本不大但却很失败的尝试。而在TOS背后其实也折射出非常多有意思的事情。[中二投资家]跟几个熟悉硬件产业的同学聊了下,觉得有这样的几个好玩的地方:

一是,别看TOS关停了,其实阿里云OS活得也很难

国内对OS(操作系统)的尝试,可以说,从没有成功过,麒麟、红旗等名字都早已淹没在PC时代了。而从市场角度出发,走得最远的阿里云OS目前其实也没看到啥确确实实的收益。

阿里云OS在2016年的出货量达到数千万级,但不仅没赚到钱,主流市场也看不到产品,最大价值可能是为阿里电商带来了几百万新增数据。

阿里云OS的问题在于得不到主流厂商支持,而只能选择与小厂商合作。在2016年, OPPO、华为、vivo、苹果、小米五大厂商占据中国超过2/3的手机市场和近乎100%的中高端机型,却无一使用阿里云OS。

阿里云OS的出货量是建立在对末端中小厂商的补贴上,本质上与花钱买用户没什么本质区别。在这样的生态上,自然也很难建立什么商业模式。但阿里仍在对阿里云OS持续投入,除了操作系统本身固有的想象空间外,阿里云OS也在向手机之外的硬件延展。算是为已经做了7年却没多少产出的阿里云OS带来些新意。

二是,硬件这个巨坑,腾讯其实从最开始就没想踩。

阿里云OS仅研发部门就有800人左右,而根据[中二投资家]得到的信息,腾讯智能硬件平台部在2015年初也只有200多人,还只有一部分负责TOS。所以,别看市场上对TOS关注不少,但与阿里云OS是阿里的重要核心产品不同,TOS在腾讯内部是根本排不上号的项目。

所以现在回头看的话,腾讯根本就没想在TOS上进行什么大的投入。这更多是在2015年,整个科技互联网圈都在叫嚣“智能硬件时代来临”时,腾讯的一次应激反应。随着智能硬件大坑埋了无数创业者,硬件产业回归巨头模式后,TOS被放弃几乎是必然。

TOS虽然挂着“腾讯操作系统”的大名,腾讯的投入却也根本不足以支持其向着操作系统进化,也因此直到关停,TOS也根本就完全是一款第三方ROM。操作系统背后意味着巨大的投入和整个硬件生态的打造,阿里云OS前行了7年多还在等待机会。

因此从商业角度看,腾讯通过TOS简单试错,发现苗头不对立即掉头当然是明智的。追逐前沿这种事往往伴随着风险,在这个智能硬件风已停、AR和VR风逐渐衰弱、人工智能概念如日中天到时候,腾讯对前沿技术的押宝已经转向了人工智能。

三是,真正踩了硬件巨坑的,是360和老周。

腾讯避开了硬件这个巨坑,而同期其实一直有个不断踩坑的。在TOS关于关停的说明中,包含着团队对市场的判断:第三方ROM市场的萎缩。

而今天市场上唯一还在对第三方ROM进行大力投入的还剩一家,就是360。也就是在本月,搭载360 OS的360自产手机正式发布,但在通信圈几乎没人会认为这款产品能成功。

腾讯操作系统TOS停中野美奈运,藏着鹅厂与苹果撕逼的秘密

而周鸿祎踩得最深的硬件坑,并不止于此,360与乐视、酷派的三方“撕逼”至今仍是业界笑谈。周鸿祎为收购酷派子公司总计花了4.5亿美金,而当时360持有的现金及等价物也仅为12亿美元。但收购之后却发现酷派直接将母公司卖给了乐视,等于酷派一个公司卖出了两分钱。而360只是从酷派得到了800多员工和一个没什么价值的新品牌。

数据显示,360手机在2016年的手机出货量在500万左右。这才真是个悲剧啊。。。

四是,腾讯其实已经有了一款“OS”

TOS之所以能引发外界这么高关注,还是在于TOS背后的想象空间,在没有“操作系统”的中国,大家总是把“操作系统”想象成为具有极高技术门槛的神器。

但如果你从产业角度看,OS的概念和价值其实在演变中。一个操作系统最核心的价值在于连接,连接人和硬件、连接硬件和其他硬件,在这方面,腾讯已经拥有了一款能达到操作系统90%价值的产品,就是微信。

换句话说,操作系统能不能看成是一款超级App?

这也是阿里内部探讨阿里云OS未来价值时,抛出来的问题。

超级App无疑正在威胁操作系统。微信的应用分发、小程序、公众号在东方威胁着苹果的软件生态,Facebook也在西方威胁着苹果。当一个App横跨几乎所有智能手机并集成大量功能后,操作系统也不过是成了给超级App打工的。

这样的矛盾不仅发生在苹果和腾讯间,也发生在腾讯与国内巨头手机厂商间。国内手机产业现在也越来越巨头化,手机厂商在完善软件生态时不仅吃掉了互联网公司的应用分发份额,也必然与微信和其背后的内容、游戏分发等行程冲突。

比如,华为已经全线下架腾讯所有游戏产品长达半年时间了。但腾讯并不为所动,华为终究不是苹果。只要不封杀微信QQ,腾讯自然能将自己的《王者荣耀》输出到华为用户,这也证明了微信超越OS的价值。

腾讯操作系统TOS停中野美奈运,藏着鹅厂与苹果撕逼的秘密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