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反传销江湖的红九州山河凝血泪与灰:解救一次收费2万起(3)

时间:2017-08-14 10:40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针对前述收费的说法,李旭反驳说是恶意中伤。“因为反传销协会是民间机构,没有经费来源,求助反传销协会到外地的解救劝说需要承担两三千元左右的差旅费,对带到北京协会总部劝说的求助者,协会可提供食宿等便利,并承诺不收取差旅费,求助者可在劝说完以后凭自己经济能力自愿捐助。” 

  10年下来,李旭的反传销协会从刚开始起步的几名工作人员发展到现在的专职工作人员有30人左右。他的电脑里存放了上千份劝说和解救传销人员的视频资料。在他的办公室墙面上,挂着几十面求助者送来的锦旗。 

  在凌云的反传销志愿者联盟网站上,注册人员超过一万名,具有专业反洗脑解救能力的志愿者20多人。凌云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宣传预防传销知识、解救传销人员、劝说引导传销人员、法律援助、打击传销团队、传销醒悟人员心理疏导、技能培训、就业帮扶、创业扶持等业务。 

  尽管联盟逐渐壮大,凌云也认为自己的身份尴尬,“不是国家批准的组织,不管走到哪里,寻求执法部门支持的时候比较困难;普通老百姓可能对我们了解也不多,被人怀疑是骗子。” 

  在李旭看来,打击传销的法律门槛比较高,处罚比较轻,取证非常困难。政府层面打传销办以批评教育,遣散为主,精准反洗脑的能力也有待提高。 

  据李旭了解,2006年民间做反传销的只有几个人,后来慢慢增加到“十个八个”专职的。现在专职的粗摸估计“一百个都不到”。有的建个网站就开始干反传销,有的组织很混乱,收费很随意。 

  凌云也认为,反传销行业门槛低,“越来越多人加入反传,不排除有人冲着赚钱来的,有些收费很高。” 

  事实上,缺乏合法身份、行业标准的反传销行业,其收费方式、解救与反洗脑手段都游走在法律的边界上。 

  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伟看来,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成立社团组织应经过国家有关部门审查认证和登记备案,才能取得合法社团组织的资质。因此反传销组织是否合法、收费是否合法以及反洗脑过程中可能涉及的限制人身自由行为,都存在争议。 

  吴立伟建议,有关部门或者立法机关应该考虑制定公开的、合法的执行体制,设立反传销教育的标准,否则“传销组织涉嫌违法犯罪,反传销也可能涉嫌”。

传销人员被控制在路边。视觉中国 资料

传销人员被控制在路边。视觉中国 资料

  人员流失 

  最近,蒋德胜多次想过放弃,并由专职反传销变成了兼职。 

  曾经,在他的反传销协会里,专职的有50人左右,兼职志愿者超过100人,高峰时曾达到200人。 

  但反传协会的人员并不稳定,来来往往的,大多是有过传销经历的人。如今,蒋德胜网站上的志愿者还剩70人左右,很多渐渐都不做了。“人员流失很严重,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 

  有一次,他们接到一个小女孩的求助,家人陷入传销,志愿者自费过去以后,对方家人要求看工作证,最后志愿者只能离开了。 

  后来因为经费问题,蒋德胜把办公点撤掉了,依靠网络分散办公。10年下来,蒋德胜觉得心灰意冷。“一个是注册难,缺少监管,缺少自律,这个圈子就比较乱了,收费也没有统一的规则,还有一些违法的行为,所以很多志愿者就不愿意继续再做了。” 

  他曾经去过天津的民政局,民政局让他找社团局,社团局让他找相应的监管单位。他又跑见了市局的领导,把资料交了过去,但没有收到回复。“因为注册不了,所以也不是个正规组织,没有经济来源,支撑不了。” 

  凌云回忆,2004年国内出现第一批反传销组织,但一年后就解散了。两年后,李旭组建了反传销协会,叶飘零成立中国反传销网,如今后者已经退出。 

  一边是反传人员的流失,另一边,网络传销、金融传销泛滥,凌云常常感到自己“孤立无援”。 

  张东所在的反传销组织里面的18个人都曾被骗进传销组织。后来有人在解救行动被传销组织的人捅了18刀,组织里有人陆续退出了。 

  与反传销组织的式微相比,如今,网络传销日益猖獗。过去北派传销以直销为幌子,南派以资本运作为幌子,两派实质上都是拉人入会拿人头费,没有实际产品。“一些传销组织在工商局注册起了公司,打起互联网金融、微商、消费养老、慈善互助的旗号,更具有欺骗性和迷惑性。”传销大军依旧汹涌。“反传队伍松散,混乱,收费随意。”李旭说。 

  很多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找到他们,“把我当作救命稻草。”某个地方执法部门对传销的打击力度大,他们的任务量减少了,“但在别的地方又起来了。” 

  凌云的团队最多的时候有17个人,主要进行异地解救工作,后来有人陆续离开,现在只剩6个人专门做“思想教育”工作。他把主要方向调至网络传销的曝光、预警和免费咨询。 

  他不知道自己能在反传队伍里待多久,也但不想靠解救收费来维持组织的生存,“11年来,传销在变,我们也在变。” 

  (文中张东,王免,徐洪为化名)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