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滴滴引发乘客不满司光彩49集团机抱怨 业内质疑实为租赁经济

时间:2017-08-15 10:21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滴滴引发乘客不满司光彩49集团机抱怨 业内质疑实为租赁经济

  滴滴变成了“巨无霸”,怎么办? 业内质疑:滴滴“名为共享经济,实为租赁经济”

  费用涨了,叫车难了,司机也吐槽日子不好过了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

  责编:赵泽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2期)

  “反垄断局已多次约谈滴滴出行,正依法进行调查。” 商务部发言人7月30日做出此番表态,以回应外界关于滴滴优步合并反垄断调查进展情况的关注。

  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运营。对这起网约车市场两大巨头并购,商务部立即展开反垄断调查。

  然而一年过去了,一边是迟迟未果的反垄断调查,另一边是乘客和网约车司机的诸多抱怨。乘客抱怨现在通过滴滴出行打车费用贵了不少,而且用软件经常打不到车;司机也叫苦不迭,称干的活多了,挣的却少了。

  滴滴怪象:乘客不满,司机抱怨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小李以前下班经常使用网约车服务,这样便能躲过晚高峰的侵扰,快速到家。但2017年春节后,每天下班她几乎不可能再以平常的价格叫到车,有时加价至1.3倍依然无人接单。不仅高峰期加价,小李说,“天气不好要加价,道路偏僻要加价,真不知打车软件是怎么了。”

  滴滴出行自己披露的数据也显示,今年6月北上广深四大城市早晚高峰打车难度同比分别增长12.4%、17.7%、13.2%、22.5%。网约车不给力,小李不得不回到通勤的老路上:挤地铁。“好好的新事物,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小李的经历并非个案,今年6月,作家六六发布微博指责滴滴搞垄断抢钱,称自己和朋友使用滴滴乘车经常遇到加价,微博晒出的图片显示,一段20公里的叫车服务,上浮1.5倍车资,估价163元。六六称:“变成人人受损,只有公司受益,那不是垄断是什么?”随后,滴滴方面回应称,因六六下订单时正值早高峰,致使订单触发了动态调价。滴滴表示,今年4月中旬开始,动态调价加价的费用全部归司机。

  对滴滴这个官方说法,司机不买账。一位北京的滴滴快车司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滴滴的车费分成比例不透明,我觉得自己没拿到全部加价金额。即便在不加价情况下,我认为滴滴所说的抽成20%也是有出入的,实际抽成应该高于这个数。” 不止一位司机对此有疑问,记者日前搭乘滴滴快车时,司机就抱怨说,滴滴并未将每单的抽成数额和比例明示给司机,司机只能对乘客的实际支付额和自己的实际收入对比之后,才能估算出滴滴的抽成比例,而这个比例会比滴滴宣称的20%高。该司机称,随着北京市网约车司机准入门槛抬高,他已经考虑追随同行的脚步离开滴滴,“自从与优步中国合并后,我就再也没获得过滴滴的补贴,司机的日子不好过了。”

  滴滴已悄然购车并雇了自营司机

  挂靠在滴滴旗下的上海某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汪先生表示,随着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以及上海市出台网约车管理细则,公司的业务量“减少了90%”。“滴滴目前的管理实质上是在‘压榨’司机。滴滴对司机的在线时间有严格要求,如果你只是想下班路上顺便拉单‘顺风车’,或是今天上线明天不上线,滴滴系统在派单时会把你排得非常靠后,这时你已处在被淘汰的边缘了。”

  北京某汽车租赁公司的周先生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该公司旗下几乎全部车辆都在滴滴平台上运营。随着滴滴与优步的合并,以及北京市出台规定提高网约车行业门槛,他的生意大不如前。“生意最火的时候公司有一万多雇员,绝大部分是司机,现在只剩一千多人了,走的几乎全是司机。”周先生告诉记者,公司在滴滴上的业务量减少了将近九成。

  一边是乘客大面积反映叫车难,一边是滴滴还要为司机接单设置障碍,这是为什么?汪先生称,与优步中国合并后,滴滴基本上已经抛弃了扁平管理和自由度较高的“共享经济”路线,转型为线上运营的“租车公司”。滴滴不仅对司机的上线时间有要求,对租赁公司整体的司机上线率也有要求。汪先生称,有滴滴工作人员找到他说,“你公司旗下司机上线时长排名前10%的平台会留用,剩下的90%我们不要了,让他们另谋出路吧。”汪先生认为,滴滴“淘汰90%司机”的用意是赶在拿到运营牌照前,先削减平台上租赁公司车辆的数量,甩掉“包袱”。

  今年3月,滴滴出行在上海、北京、杭州、南京等城市试运营名为“优享”的全新服务。滴滴称此为“升级类”出行服务,意在“用比专车便宜的价格,提供比快车更好的车型和服务”。彼时正值汪先生接到有关人士“淘汰后90%司机”的要求,据此他认为,随着各地出台网约车管理办法,滴滴一直在不动声色地推行网约车司机的“职业化”和“全天候”策略,对非专职司机进行“排挤”,“优享”服务便是又一个“排挤”非专职司机的举措,今后只拉“顺风车”的司机恐怕会继续被边缘化。汪先生还告诉记者,滴滴自己采购了一批车,雇佣了一批自营司机,派单系统对其自营的司机赋予优先权,“一位自营司机跟我说,同样一张订单,我们两个同时抢,能抢到的肯定是他。我不信就试了一下,果真如此。”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联系到滴滴出行公关部,望其对滴滴平台价格扣款明细、是否排挤“非职业”司机以及有关反垄断调查的进展等情况做出说明,对方以“业务部门工作繁忙,无时间答复”为由婉拒了采访请求。

  “共享经济”只是旗号?

  在出行市场最先使用“共享经济”概念的是Uber,滴滴出行的产品设计相当一部分灵感来自于此。Uber在海外市场的扩张早就受到质疑。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杰里米·里夫金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评价说,Uber是一个悖论,“一方面它使用‘共享经济’的旗号,本应青睐扁平、放权和自由度较高的管理制度,但其内部的体系又相当垂直,将一个国家的资源层层分包,几乎每进入一个城市,就力图垄断该地区几乎所有私家车辆。”

  “为什么一定要用Uber呢?” 里夫金说,全球很多地方都有私家车主发起“反Uber”行动,他们自己安装定位系统,自己建立约车平台,一样可以提供不亚于Uber的服务。在“共享经济”旗号下,出现了一个垄断一切资源的“巨无霸”,该怎么办?里夫金的建议是:鼓励竞争。

  滴滴的尴尬处境像极了Uber。在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前,中国IT研究中心(CNIT-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滴滴在国内专车市场以85.3%占据行业之首,优步中国、易到用车及神州专车的市场份额分别为7.8%、3.3%和2.9%。单以市场份额计,与优步中国合并后,滴滴以高达93.1%的市场份额坐实中国专车市场的头把交椅。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