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网文江湖:抄袭、张钧喻洗白、书价低廉却依旧卖不出去

时间:2017-08-18 10:0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我不相信抄袭者总会赢。”戴日强说。

  戴日强是一位作家、编剧、全版权经纪人,同时也是梦生工作室的创始人。抄袭、洗白这类的套路他见过太多——原创得不到保护,抄袭被各种纵容和包庇,名利双收,甚至现在愈演愈烈各种花钱花式洗白。

  “没有”是当新浪科技问到被抄袭的作者现在是否有途径来维护权益时,戴日强给出的干脆利落的回答,“原创维权工程量太大了。”但他坚信,抄袭只是一个阶段的风气。

  被篡改的网文世界

  这一轮关于抄袭的热议是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始的。

  8月9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发博,称经盈科王军律师、四川西部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所鉴定,自己的作品并未抄袭。“文字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桃花债》并不构成创作关联关系,其作品内容具有充分的独立创作特征。在著作权法维度上并不构成对文字作品《桃花债》的‘抄袭’情形。”

  但这番在法律上被认可的公证为唐七换来的是更多反对声音。作家孙见坤转发该微博并评论说,按照现行著作权法的规定,只有逐字逐句的相似才构成抄袭。换言之,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不保护创意。所以当年郭敬明抄袭庄羽判决的时候只认可了50多处相同或相似的文字,而对独创性构思的抄袭以于法无据为由驳回。“你做再多的鉴定也不过是在钻法律漏洞罢了。”

  继续扛起反抄袭大旗的是匪我思存,指责流潋紫小说《甄嬛传》、《如懿传》抄袭,甚至连自己的记错的诗句也一并抄去。

  “女主入宫,皇帝对她宠爱有加,其实因为她跟去世的某妃长得很像,皇帝不过拿她当替身。宫中另一宠妃华妃父兄手握兵权,数次暗害女主,但最终败在女主手下。女主与皇帝弟弟某王爷春风一度珠胎暗结,最后女主弄死了皇帝,自己做了太后。小皇帝其实是王爷的儿子。这故事看着眼熟吧,我的小说《冷月如霜》。” 匪我思存发博说。

  但尽管面临着舆论压力,抄袭者却依旧在网文世界横行,他们的作品以高价被平台整合进产业链,变成影视剧、甚至游戏,而除了微博下并不中听的留言,抄袭者并不会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在网文抄袭成为热议话题后,几大平台都表示了对抄袭的反对。阅文集团表示,对待抄袭的态度是一贯的:坚决反对抄袭、侵权,采取人工审核与用户举报等方式多管齐下,一经查实一律严肃处理,若是情节严重,不仅将屏蔽作品,更将不再与该作者合作。

  阿里文学CEO黎直前向新浪科技回应说,阿里文学对抄袭零容忍。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也补充说,在过去几年,由于平台比较强调经济效益,对作者之间的抄袭或者说疑似抄袭行为,是有纵容之嫌的。阿里文学是一个新晋网络文学平台,目前已经上线了防抄袭系统,未来还会推出3.0版本,加入语义分析等功能防范网文抄袭。

  但这些依旧没能挽住网文抄袭的趋势不断向前,这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来自于IP版权产业链的渐渐成熟带来的写作者的逐利。

  月翻一倍的版权价格让抄袭者横行

  一位业内人士向新浪科技分析说,目前平台会支付给一些作者稿费,不同平台给作者按字付费的金额也不大相同,主要根据作者重量级而定;另外网文作者收入的大头是读者的订阅收入,但这也需要视作者和平台合作模式而定,如果是分成合作,就可以从订阅收入中拿去一定的分成,但若是平台买断,订阅收入就与作者没有关系;而大神级别的作者则可以靠着卖小说版权获得高额的版权费。

  戴日强也告诉新浪科技,最初网络文学作者收入主要靠订阅收入,近两年IP版权价值产业越来越完善,版权增值带来的收入愈来愈成为主要收入,特别是影视、游戏版权,很多作品的大部分收入主要来源这两部分。

  根据阅文集团7月发布的招股书,2016年中国票房收入最高的50部国产电影中有36%改编自文学作品;收视率最高的50部国产电视剧中有28%改编自文学作品;播放量最高的50部国产网络剧中有52%改编自文学作品;下载量最高的50个国内网络游戏中有20%改编自文学作品;网络播放量最高的50部国产动漫作品中有16%改编自文学作品。

  将内部孵化或购买的IP进行商业操作也成为网络文学公司商业化的重要途径。阅文集团的招股书显示,自2014-2016年,其知识产权收入分别为1210万元、1.628亿元、2.474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2.6%、10.1%、9.7%。

  另有数据显示,2016年十大网络文学作家平均网络文学相关收入为3230万元。“过去两年IP的版权价格疯涨,一个月之后再去问就有可能是翻倍的价格了。”戴日强介绍说。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导致抄袭者愈发不顾名节。

  大部分专心写作的原创作者却依旧很穷

  但高收入仅仅属于少数人,随着写作门槛的降低,网文江湖两极分化的趋势愈加明显。

  今年6月阅文集团发布的数据显示,16年阅文集团向作者发放稿酬近10亿,月入过十万超百人。戴日强分析说,这一数据还是比较准确的。早前,他曾经在某小说阅读网担任多年主编,当时月入十万的作者已经有很多,月入过万者更众,所以自2010年起,许多作者都陆续辞职全职创作。

  但阅文集团招股书数据也同样显示,平台共有530万位作家,这意味着全年10亿元的稿酬被庞大的作家基数分食,其中还包括月入过十万者。

  在网文江湖,作者们的收入是与和平台的合作关系层层递增的。新人往往都是网文的爱好者,初初尝试写文上传网络,与平台无固定捆绑关系,也往往就只能获得几百、不足千元的收入;这其中优秀的写手成为被平台选中的签约作者,平台会尝试为他们推荐位置,给露出的机会;再往上是上架作者,这部分作者的收入开始依靠读者的订阅收入;再发展便成为网文江湖的神级人物,分为小神、中神、大神,甚至获得IP版权收入。

  “只能说国内的写作者真的很廉价,书卖得真便宜还卖不动,大部分专心写作的原创作者真的很穷。”戴日强无奈道。

  从这个金字塔的网文作者层级来看,相当大比例的作者们并无太多的收入,但在网文市场,更新是第一生产力,“日更过万”是前辈们定下的生死线。

  关于网文,知乎上有个问题,“当网文写手到底多累?”从上午9点写到第二天凌晨3点,只在吃饭时休息,这是被一位网文作者描绘的生存状态,但这并不是他们口中的累,真正的累在于,他们常常坐在电脑前许久却敲不出一行字,刚整理好一套思路却被突来的快递、琐事打乱,日日重复同样的戏码。更新的压力下,也有一些作者选择所谓的借鉴。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