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特写:智能音箱火调皮猴社区爆虚实 共同做大才会有未来(2)

时间:2017-08-21 19:0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相比之下,灵隆科技CEO魏强稍感轻松。2015年3月,在Echo发布4个月后,京东集团与科大讯飞便联合成立了灵隆科技,目标也很明确,打造中国版Echo。此前,为了在物联网和智能家居领域布局,京东成立了京东智能集团。魏强和他的同事们一直在探索智能家居的入口级设备,路由器、平板、智能插座、个人WiFi……最终确定了智能音箱这一方向。

  对京东而言,智能音箱可以成为购物入口。与之思路相近的,还有阿里今年7月发布的天猫精灵X1。

  2015年8月,叮咚第一代产品发售,售价798元,这比很多同行早了近两年。目前,叮咚已拥有150多项技能。

  魏强称,在创业头两年,自己有着很强的孤独感:市场不温不火,产业链冗长、繁复,尤其生产端,几乎从零开始。他去深圳考察过很多做语音识别、提供技术方案的公司,最大的困惑是,国内没有一个针对音箱或者语音交互的芯片硬件平台。音箱生产厂家也基本走了一遍,每家都要做智能化改造。

  创业公司Rokid起步更早。Rokid创始人祝铭明自2014年离开阿里,就筹备做智能音箱。他的出发点是,人工智能落地势必涉及人机交互,而语音会比视觉更早进入消费市场。

  当时Echo还未上市。Rokid投资人、IDG资本合伙人楼军回忆,他向祝铭明问起具体产品形态,后者就在桌子上给他画了一个蛋,说这个蛋是一个灯,下面可以放音箱,你说什么,它都可以听得懂。

特写:智能音箱火调皮猴社区爆虚实 共同做大才会有未来

  ▲Rokid若琪新品。

  Rokid第一代产品若琪,2016年4月才开始小批量生产,因为公司内部有条红线:用户满意度至少要达到85%,才能推向市场。

  由于国内市场有待培育,很长一段时间,若琪有点像是发烧友小圈子里自娱自乐的设备。即使是拥有京东渠道与科大讯飞技术双重优势的叮咚,也在市场推进过程中遭遇重重障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财经天下》周刊记者表示,叮咚智能音箱迄今实际总出货量仅在10万台左右,而真正达到入口级水准的产品,这一数量至少要在百万台。“那两年,魏强挺辛苦的。”他说。另据称,因为批量偏少,叮咚还曾被上游供应链合作企业提价。

  不过,进入2017年后,智能音箱骤然火爆,市场迅速升温。祝铭明开玩笑说:“现在最辛苦的就是媒体记者了,大家都在吹,记者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与Echo式成功还相去甚远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智能音箱企业很难复制Echo在美国的成功。

  综合看来,原因包括以下几点:第一,用户基础不同。出门问问曾在中美两国做过用户调研,美国80%的受访者知道智能音箱,而国内受访者对此的知晓率只有15%~20%。第二,美国人的客厅、厨房普遍很大,也很开放,更适合远场语音交互。第三,使用习惯不同。音箱在美国属于大的消费品类,而国内音箱普及率不到20%,更不用说智能音箱了。

  用户体验无疑是判断产品能否撬动国内市场的基本依据。

  百度音乐商业总监刘小北对智能音箱的印象停留在“Low”“不实用”层面。他的家里摆着好几个品牌的智能音箱,都是半年前购入的,但有的经常断连,有的无法理解指令。新鲜感消退后,索性放在角落里任其吃灰了。

  之前同合作伙伴私下交流时,刘小北曾调侃智能音箱是个伪需求。“父母来你家,看你跟音箱扯着嗓子说话,那场景得多傻呀。”

  “智能音箱会是入口吗?我不知道,也许会。”祝铭明强调,产品成为入口的前提是用户喜欢并频繁使用,而非只是放在那儿而已。他看过一组数据,语音交互产品使用7天后,留存率仅为3%。“满分100分的产品,做到85分,勉强有人用。但要用户一直使用,就要90分以上。”

  《财经天下》周刊记者曾问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刘军给联想智能音箱打多少分,刘军打了80分。但这款产品,联想并未重推,市场反响一般。刘军给出的解释是,智能音箱与传统PC硬件的产品逻辑不同,前者需要在用户使用过程中不断调试、迭代。

  就此而言,先行者叮咚,软件产品已经迭代了30多个版本。比如交互层面,原来每完成一步操作,叮咚都会有提示音反馈,但用户觉得啰嗦,后来就取消了。另外,叮咚已累积海量的用户语音交互数据,可据此对远场语音识别技术不断优化。

  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发现,目前有些智能音箱厂商,Demo展示得很炫,但绝口不提产品缺陷。事实上,真到推广时,细微的缺陷也会变成巨大无比的痛点,比如联网稳定性、语音交互速度、是否耗电等。

  这些其实都是出门问问此前做智能手表时踩过的坑,今天同样适用于智能音箱行业。出门问问也是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的硬件合作伙伴之一,该公司的战略方向便是“语音交互核心技术+软硬件结合”。

特写:智能音箱火调皮猴社区爆虚实 共同做大才会有未来

  ▲即将上市的出门问问智能音箱新品。

  小雅团队也在硬件研发上踩过很多坑。比如音箱顶部布料略紧绷,加了0.5毫米厚的衬料后,小雅语音识别率一下从95%降到了10%,几乎每一句都听不懂。物料形态变化导致算法失效,重新计算多花了1个月时间。小雅原定2月14日发布,后来一直拖到6月20日。

  “一点点改动,就有可能要全部推倒重来,很恐怖的。”李海波感慨称。

  目前国内智能音箱最大的技术问题,或许是语义理解和多轮对话的用户体验不够好。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用户说“我想听《罗辑思维》”时,音箱很可能百度出来的是“什么叫逻辑思维”。

  《财经天下》周刊记者曾体验过某知名厂商产品,在半米内让其“播放李健的歌”,音箱被唤醒后,传来的却是高亢的民族女声。这是上一首被叫停的歌曲。记者说“下一首”,音箱继续播放该民族风歌曲。再让其定个闹钟,音箱则陷入尴尬的沉默。

  魏强分析称,语义理解是世界性难题,需要场景开放,而且数据量要足够大,所以智能音箱要限制内容服务的类型和范围,这是语音交互产品与传统触控产品颇为不同的一点。

  “很多品牌,在前端环节就是拼模组、拼技术,而不是拼体验。”李海波在深圳见过的绝大多数智能音箱品牌,需要准确说出“播放下一首”这5个字,音箱才能听懂指令。但其实,这句话的表达方式有60多种,比如“给我换一个”“我不喜欢这个”等。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