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特写:智能音箱火调皮猴社区爆虚实 共同做大才会有未来(3)

时间:2017-08-21 19:09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从决定自己做智能音箱以来,李海波带领团队一直以“处女座”的苛刻全心打磨产品。为让声音有老收音机一般的质感,小雅底部喇叭换过30多个。他的要求是,低音浑厚,高音不刺耳,连续收听3个小时不会觉得烦躁。因为按照他的标准,音箱使用时长不到3小时,都不算激活。基于技术突破,目前小雅已可实现语音内容的断点播放。

  李海波称,喜马拉雅作为内容型互联网平台,杀入硬件领域做智能音箱,目的就是要树立一个语音交互体验的样板。

  目前叮咚、天猫精灵X1等已接入喜马拉雅的内容,不过据称真正开放共享的内容,不到喜马拉雅6800万条语音内容的30%。还有一些热门内容,如郭德纲相声等,按照与版权方的协议,喜马拉雅只被允许在本平台播放,不能再转售或共享。

  创业公司只能当炮灰?

  迅雷联合创始人程浩近日在一次演讲中直言,入口争夺战,创业公司要躲远点,不是溅一身血的事儿,而是很容易成为炮灰。

  言下之意,这是巨头的游戏。

  但Rokid、出门问问等创业公司未必这么看。他们正着眼当下,竭力提升用户体验。

  “阿里的发布会我去看了,出来我就放心了。”一位要求不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他原以为天猫精灵X1会有块屏幕,类似EchoShow,以凸显电商平台的购物优势,实际上并没有。在他看来,阿里现在做的事,并不是他们擅长的。此外,软硬件结合是一种基因,不是资源整合、找别人去拼组就能真正达成的。

  Rokid创始人祝铭明不担心与大公司的竞争。在他看来,巨头的加入有助于炒热市场,但智能音箱的市场容量支撑不起大公司的欲望。

  祝铭明认为,巨头在流量、数据、资金等层面具备优势,但大公司做单品的压力在于,能否在短时间内集聚大量用户,如果一年只卖几万台,与平台量级不匹配,谈入口就没有意义。在他看来,目前国内用户对智能音箱的接受程度有限,大公司在投入不菲的情况下,是否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该单品不断迭代,成长为爆款,很难讲。

  号称要“All In”人工智能的联想,就没有把赌注只押在智能音箱上。刘军透露,智能音箱是联想看好的众多智能设备当中的一款,公司另外还有一个全线产品规划。

  李志飞同样不认为BAT入场就能把创业公司碾死,理由是,智能硬件不像互联网软件产品那样可以赢家通吃。比如智能手机领域,苹果再厉害,也只占到了全球15%的市场份额,后面的华为、小米等前十名都有不错的出货量。

  但对小公司而言,挑战也显而易见:人才储备、技术研发、资源整合等,哪个环节出问题,都有可能玩不下去;此外,巨头涌入后,小公司的步伐很有可能被打乱。

  先行者如Rokid,已经在加快节奏,除了寻求独家内容合作商,他们另已开始在探索线下销售模式。原因在于,祝铭明发现,智能音箱的线下转化率非常高。为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若琪今年准备在20个城市开设50家线下直营店,选址多在城市购物中心。在控制电器上,若琪可接入Philips、LifeSmart、BroadLink、ORVIBO、米家等多品牌。

  祝铭明认为,两类公司最后会成为赢家:要么有极致体验,要么有极致内容。作为创业公司,Rokid的目标是前者。据称,目前若琪日活比例超过50%,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1小时,总会话量则已超过1200万次。

  业界此前猜测,内容、家居生态系统会构成大公司的竞争壁垒,比如阿里旗下拥有虾米音乐;腾讯拿下了环球、索尼、华纳三大唱片公司的全部独家版权;而作为全球最大的智能硬件平台,小米智能家居联网设备总量已超过6000万台。但至少就目前来看,内容提供商、家居品牌商大多抱持的是开放的态度,他们愿意与多家智能音箱企业合作。比如,百度音乐可同时接入小雅、天猫精灵X1、叮咚等。

  目前,百度音乐已与10多家硬件方案商有直接合作,形式是收取很少一部分的版权授权费。“毕竟内容是有成本的。”张小北称。

  市场热度仍在持续攀升。不出意外的话,出门问问Tichome智能音箱、天猫精灵X1等都将在8月正式发售,腾讯也有望在本月发布其智能音箱产品“耳朵”。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价格屠夫”小米的入场,扭转了人们对智能音箱的关注点。远未成熟的市场上,价格战的硝烟已若隐若现。

特写:智能音箱火调皮猴社区爆虚实 共同做大才会有未来

  ▲小米发布会及同日推出的售价299元的小米AI音箱。

  目前,叮咚TOP售价399元,天猫精灵X1售价499元。比天猫精灵X1晚20天发布的小米AI音箱,售价299元,同品类最低。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降低用户尝鲜的门槛。

  出门问问创始人李志飞此前预计,国内50%以上的智能音箱,定价会低于500元,因为价格超过1000元的电子类产品,在电商平台上很难销售。

  “我们主要省掉了渠道费和市场费,而这两部分在整个硬件行业支出中的占比都很大。”王川说,这是小米的优势之一。小米AI音箱是小米互联网音箱的升级版,从研发到发布用了近一年。

  当初在做产品定义时,他们就认定,智能音箱售价不能超过300元。因为这是新品类,普通用户并不知道它到底能干什么,或者到底能不能像演示的一样好用。“如果你把它卖到1000元,试错成本就特别高;如果卖299元,这就是一顿饭的价钱,大家就愿意去尝试一下。”王川说。

  在美国,Echo的最初售价是179.99美元,二代产品下降到49.99美元,这对美国人的购买力而言,试错成本也很低。

  Rokid算个异类,一代产品定价5280元。祝铭明解释称,Rokid的早期目标用户是品质敏感型而非价格敏感型。2017年4月,Rokid二代产品“月石”售价降到1299元。据称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月石的销量就已达到近万台。

  6月20日开放预售的小雅,市场价999元,首批预售价699元,5万台半小时被抢光。李海波说,最初把量估小了,被抢光后,公司紧急派人到深圳追产,但其中有4个主要芯片的原料,生产周期较长,要两个月。小雅计划2017年销售100万台,但因为硬件经验不足,备料不够,目前每天只能生产3000台。

  刘小北对智能音箱的看法也在更新。他坚信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据他所知,有些硬件方案商开始直接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从新房装修入手,致力于打造智能语音助手无处不在的家居环境。

  智能音箱的火热,终于有了从行业内缓慢向行业外传导扩散的迹象。

  共同做大蛋糕才能有未来

  被寄予智能家居入口厚望的智能音箱,市场容量究竟有多大?一个业内共识是,短期内出货量会在几百万台。

  至于未来,魏强认为,完全要看智能音箱在国内消费者心目中的定位,如果仍是科技数码类体验产品,则市场容量较小。

  “我认为,两年之后,中国市场会达到千万台以上的规模。”王川说。在他看来,智能音箱就像家电的遥控器,未来每个家庭都需要。

  但在通往爆款的路上,智能音箱还要经历技术泡沫期的小滑坡。

  魏强发现,以前做平板、手机硬件的厂商、方案商,现在好像不搞智能音箱,出门都不好跟别人打招呼;还有芯片商,直接拿平板芯片的方案在智能音箱上扩展。

  大家都怕错过风口。李海波在深圳看到,有些厂商花80元买个科大讯飞的授权,再拼模组,就攒出一款智能音箱。

  “真不是拼模组的小事。手里没有大数据、大人才、大梦想的公司,做不起。”李海波说,小雅团队300多人,历时402天,才把技术打通,而当初Echo研发用时更长,有2000多天。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