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旅游 > 正文

超40名外卖员被拖欠朝阳公园十一活动两月工资 饿了么:外包公司干的

时间:2017-09-04 23:4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开学季,背井离乡到北京打工的饿了么外卖员仍在为孩子的学费忧愁。9月4日上午,近十位蜂鸟骑手在北京海淀区上地附近的街道上列成一排,靠在装有蓝色保温箱的电动车旁,喊着“饿了吗是骗子,还我血汗钱”的口号,其中的几位还穿着蓝色的饿了么工服。

  这些靠电动车送外卖为生的骑手已经两个月没拿到工资了,据这些骑手粗略统计,此次被欠款的骑手超40人,款项金额超20万元。

  骑手突然失业,承包公司老板拖欠2月工资

  一位被欠薪的骑手告诉AI财经社,他们是和北京俊磊国际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俊磊公司)签的合同,有的员工在上地附近已经送餐两年之久,有的是上个月刚来的新员工,至今没签过任何合同。

  每天早晨9点,是饿了么骑手们开早会的时间,而8月25日,早会被取消了。骑手们没当回事,等待着系统派单。直到中午高峰期,这些骑手的手机界面中的订单数目均为“0”。

超40名外卖员被拖欠朝阳公园十一活动两月工资 饿了么:外包公司干的

  送餐骑手急了,赶忙去找他们的直接上司——站长。站长告诉他们:没有单子,“网格”都被清除了。这些骑手们听不懂站长讲的是什么,但他们一出门,发现有大批穿着饿了么工服的送餐员飞驰在他们此前一直战斗的地方。

  系统不再派单了,就连7月份的工资也结不出来。骑手们的工资也由北京俊磊公司发放,每月22日是工资结算日。骑手们多次向俊磊公司的负责人讨要说法,对方的态度明确:没钱。在和这些骑手的一次商议过程中,老板甚至对骑手们说,“我可以把我这辆汽车抵给你们。”

  骑手们根本不认识这辆车是什么车型,无法判断价值,不接受这样的提议。

  骑手向政府部门寻求帮助,饿了么出面协调解决

  8月28日,失业3天的骑手们到海淀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寻求帮助。工作人表示可以帮助协调解决,如果协调未果只能走法律途径,大概需要3—5个月。

  骑手们耗不起。

超40名外卖员被拖欠朝阳公园十一活动两月工资 饿了么:外包公司干的

  但就在前往海淀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寻求帮助过后,饿了么的工作人员出面来协调解决此事,“我们从没有找过饿了么,应该是俊磊公司的人通知的饿了么。”

  8月28日当天,饿了么有关工作人员开始统计骑手们的业务量和工资,“但是到今天早上,饿了么还没有将名单完全统计出,而且七月份的统计还有实发工资一项,但我们并没有拿到7月份的工资。”9月4日,骑手们对饿了么的处理效率并不满意。

  AI财经社拿到了一份名为“快点达(上地)骑手工资”的文件,里面详细标注了7月份67名骑手、8月36名骑手的工作单数和应发工资数额。7月份,最多的一名外卖骑手完成1573单,应付工资为10762.1元,在实付工资一栏中数字为10801元。

  9月4日下午15时,俊磊公司负责人紧急召集涉事员工开会,并且告知骑手:“饿了么领导也会去。”在35分钟的会议后,俊磊公司负责人给出了一个“准日子”:“9月5日,明天就会发。”

  AI财经社就此事联系饿了么,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饿了么员工在现场参与问题的协商,此事仍处于商议之中。涉事送餐骑手是外包公司所招,与饿了么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明天发工资这几个字都说了好多遍了。”骑手匆忙跨上电动车,打开达达外卖的app,准备做下一单任务。如今的他只能做兼职骑手,只有中午一个高峰期,每天只有100多元的收入,“等我拿到这笔钱我就回老家,这行真的干不下去了。我孩子刚开学,学费还是跟别人借的。”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