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陕北黑金“总代理”马茂根 造多重假身份__舟山新闻网
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舟山新闻 > 正文

揭秘陕北黑金“总代理”马茂根 造多重假身份

时间:2016-03-26 11:05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为“房姐”龚爱爱提供庇护、插手多个百亿级煤田争斗、与公检法熟络的神秘人物马茂根,早在“房姐”事发后即被媒体曝光,但他的“奇迹”远不止此。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马茂根曾与龚爱爱、陕北煤老板訾凤高合作“拿下”常乐堡煤矿,更一度介入陕北波罗井田煤矿、青海天峻木里聚乎更煤矿等多个煤田。多位陕北煤田争斗当事人将马茂根描述为缔造“奇迹”者。

而在“追猎者”夏琼看来,马茂根仅有娴熟的手段却无任何可信的身份。夏琼自2005年起,被马茂根以投资“哈佛龙岗分校”等名义拿走近2000万元,至今仍在追索,2012年深圳警方一度对马进行通缉。

现在已是香港人的马茂根,极少再回大陆,不过2016年3月在港的一次开庭中,马茂根承认自己还有另一个名字——马社海,后者则是一起雇凶杀人案中的涉案人员,曾被羁押四年。

广东警方则在2014年出具文件称,马茂根曾威胁、恐吓民警帮其违规办理多个身份证。

哈佛龙岗分校

夏琼调查良久,才知道马茂根在拿走她1000多万元后,即转战陕北,介入包括西安绿色家园项目和多个“黑金争夺”,并从最初的“首长身边人”变为“首长代理人”。但夏琼提供的大量证据显示,马茂根多数身份均为造假,甚至连名字也是假的。

“我是在2004年认识马茂根的,当时他说自己是孤儿,从小在首长家里长大。”夏琼称,后来获得的证据证实,彼时马茂根刚结束四年羁押。

据深圳中院(2004)深中法刑一初字第72号判决,马社海在1999年卷入郑金木买凶杀人案。马社海在法庭上承认曾收郑金木23万元赴港买凶,并又以“封口费”骗走郑金木5万元。

夏琼也曾好奇当时马茂根这么有派头的请自己吃饭时,为何只花一两百元,这显然与其身份不匹配。“现在来看,那时候他刚出来,肯定没钱嘛。”

彼时,夏琼手头颇有闲钱,而马茂根则随后带着“某领导的孩子”出现在夏琼面前,让她投资一个即将落户中国的“黄金项目”——哈佛龙岗分校。

“就是说拿地,所以我陆续给他钱,之后又说这个项目不好运作,陕西有个地产项目,可以运作。”马茂根在2008年之后即极少出现在夏琼视野中,夏琼在发现被骗后,随即开始追讨资金。

本报记者则核实,西安地产项目中,马茂根介入后,一开发商被判刑,该开发商至今仍在申诉。而此后马茂根则介入多个陕北煤田争夺,多位陕北煤炭人士证实,马对外自称出生在广东,入伍后成为某办人员,现在则是“首长代理人”。

“有一次我追到西安,他在香格里拉差点把我用枕头捂死,但回头又说因为我来闹事,搞得他的合作对象对他不满,要我不要闹,说会给我钱。”夏琼说直到陕西地产项目被转卖,马茂根仍未给钱,于是他报警。

立案后,马茂根在2012年被通缉,但马在广东省某部门人士陪同下自首三天后,即取保离开,随后赴港。

有律师、媒体人先后曾前往马茂根的出生地河北省邯郸市魏县双井镇北照河村探访,从村支书、派出所证实,马茂根系村民马少锋三子一女中的第三子,从未入伍,且正是涉入郑金木雇凶杀人案的“马社海”,生于1971年。

“我们去的时候户籍信息都没变化,但我们查过后不久,有人找到当地派出所,将马社海这一原始户籍信息全部注销。”夏琼提供的证据显示,前述扮演“某领导子女”的两名人士,在接受警方问询时,承认其曾在2005年通过马茂根在广东某派出所办理假身份证,而某派出所出示的证明显示,“马茂根”这一身份,即该所民警遭马茂根胁迫后违法办理,系假身份。

黑金交易“总操控”

出现在港商高海燕面前时,马茂根自称是某办人员,是首长在陕北煤炭利益的代理人。“后来我们找某办核实,对方说根本没这个人。”高海燕称彼时自己深陷常乐宝煤田股权争夺,被另一股东代表张新田等人“围攻”,便对马茂根信以为真。

“他说可以在三个月内解决所有事情。”高海燕基于马茂根这一承诺,与其签署协议,标明等股权纠纷处理明晰后,即将名下企业转给马茂根,从而让后者得到17平方公里的常乐堡煤矿。

神奇的是,2011年,对手张新田随即被西安警方以涉嫌挪用资金等罪控制。“当时我到西安去作证,马茂根安排警察开警车到机场接送我,在他住的香格里拉酒店里,我亲眼看到办案的警察都和他商量如何办案。“高海燕称虽然后来已经从某办核实并无此人,但亲见这一情景后,她认为马应该有很深的背景。

而其他煤老板则向记者证实,马茂根确与地方公检法一些人员相熟。此前媒体亦对这一点有所报道。

马茂根在与高海燕签订协议不久后,即又将常乐堡煤田控股企业转卖给陕北煤老板訾凤高、龚爱爱等人。訾凤高曾向媒体证实他们给马茂根的近亿元仅仅是整个交易对价的零头。

不过,由于纠纷难解,马茂根将常乐堡煤矿转给龚爱爱迄今无法兑现。而此前媒体报道,马茂根曾在龚爱爱出事后,宣称可以帮其“摆平”,龚爱爱后仅被追究证件造假,并未对媒体指责的其他涉嫌犯罪问题予以追究。于2015年服刑期满出狱。

“我打听到的是几十亿,而且部分钱是从常乐堡煤矿转出又到了其他公司。“高海燕调取的银行流水证实了这一说法。

让高海燕愤怒的是,她后来发现马茂根与已被羁押的张新田也存在交易。“典型的两头吃,而且瞒着我偷偷转卖我的公司。“高海燕遭遇的这一“模式”,也同样出现在陕北波罗井田、新疆煤矿的股权争夺中——工商资料及当事人向记者证实马茂根确实有以首长代理人介入,接着以协议拿到”矿权“后便再寻买家卖出。

据多位煤老板讲述,马茂根每笔“转卖“拿到的差价高达数十亿元。而高海燕则称马茂根与她约定“对价”3亿元,但转卖则高达二十多亿元。

2012年后,马茂根在夏琼的“追猎”中成功以马茂根这一身份,借赴港照顾母亲为由成功办理赴港单行证,移民香港。不过,在今年3月与高海燕在香港法院对簿公堂时,马茂根承认赴港实际为照顾干妈王某某,而王某某则是其名下企业代理律师。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