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新闻网,为您提供最佳全面的最新舟山新闻信息!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文娱 > 正文

《寻龙诀》编剧张家鲁:将与娄烨有约会

时间:2016-01-02 18:26 来源:http://www.bmeetg.com/ 作者:舟山新闻网 阅读:

张家鲁接受了媒体访谈,与记者侃侃而谈在全民争夺IP时代的热潮下,编剧界的喜与忧。

张家鲁

张家鲁

电影《鬼吹灯之寻龙诀》自12月18日上映以来,票房迅速冲破13亿,该影片是编剧张家鲁在继其翘楚级作品《风声》《天下无贼》之后又一部厚积薄发之力作,凭借该片张家鲁大放异彩,被行内外人士称为“最具票房金牌编剧”。

在早之前,张家鲁便与诸位名导有过成功合作。譬如,和冯小刚[微博]导演合作《天下无贼》,和徐克导演合作两部《狄仁杰》,和陈凯歌[微博]导演合作《梅兰芳》,作品八度获台湾新闻局“优良电影剧本”奖项。并以《天下无贼》获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风声》《转山》获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日前,张家鲁接受了媒体访谈,与记者侃侃而谈在全民争夺IP时代的热潮下,编剧界的喜与忧。

与“怪物”较劲 精益求精

记者:改编《鬼吹灯》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如何在忠实原著和剧本创作之间做出平衡?

张家鲁:网络小说的写作和电影剧本的写作其实是两个很不同的创作平台。所以他们的写作方式也很不一样。网络小说它是一个发散式的结构方式。每天小说作者都要有几千次上万次的产出,要有很多花样。然后每个单元的结尾都要有一个钩子去勾住读者第二天继续看他的小说。这就是我所谓的发散式结构,它不太像是一体。

但是电影剧本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因为电影剧本必须要有一个非常聚焦式的一个过程、一个逻辑,让观众把他当做一个作品去往下欣赏。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就常开玩笑说,霸唱的小说,每本都有几十个怪物。而我们的整部电影最多也只能有三到四种怪物,能够去做展现。这个过程就必须让我们经过很多汰选和过滤,才能够把一个最精确的过程,放在观众面前。

记者:对于这种大IP的创作,原著,导演,编剧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张家鲁:Ip这个词汇是这一年半的时间才热炒起来的。但是之前我们一直在做这些所谓的IP的原著改编,比如我们做的《风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其实每个项目,原著作者、导演和编剧的关系都不太一样。这不仅仅是一个所谓IP的问题,它还和原作者的个性有很大的关系。像霸唱,他对于自己的原著,并不是那么坚持一定要贴着原著小说走。这给了我们改编创作很大的空间。不仅如此,他还会参与讨论,针对我们的需求,就是针对电影的需求,提供了很多天马行空的点子。我觉得霸唱作为原著作者,在这一点上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有他的助力,所以这次的《寻龙诀》,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改编成绩吧。

记者:听说电影要在北美上,具体情况您了解吗?编剧时请问您考虑海外市场的接受度了吗?

张家鲁:对,电影是要在北美上,应该是同步上片了。

我们当时主要的考虑还是华语市场,以大陆为主,在香港台湾同步上映。在创作的时候比较顾虑的也是华语片的观众,至于美国还有其他地区的观众,是下一步。因为这不仅仅是一部电影的问题,还是文化圈的问题。我们把电影做好,就能够逐步影响一个文化圈。等到美国的观众都能够注意到我们的电影,那这个影响就不言而喻了。

这一次,因为我是台湾人,所以我也特别关注台湾的票房,台湾特映的时候我也特别回去做了一下宣传。实话实说,台湾观众对于大陆电影有着一种刻板印象,比如说节奏比较慢啊,这当然是长期以来的一种偏见。所以当我们这次的《鬼吹灯》做出来之后,我希望看看是否能够有一些观感上的改变。从目前来看,是有的。这部电影在台湾的一些反应,无论在口碑还是票房上都是不错的,迥异于以往的一些国产片。

记者:如果再写续集,哪些部分您会强化?哪些不会再出现在电影中?

张家鲁:我们势必会做续集的。有什么东西是肯定会放进来,有什么是不会放进来,这个还真不好说。

其实,往下走做改编的时候,我个人有几个体会。我们肯定要站在原著的基础上,但是又要跟原著拉开距离。我们要保持角色,要维持角色和角色之间的关系,以及维持一些经典的要素,经典的元素。比如我们这次的改编里头,摸金校尉他们的一些手法,仪式,还有一些道具,这个是必须要保留的。因为这个等于是我们跟原著、书迷的一个沟通的桥梁。

还有类型,它是一个带有奇幻色彩的一个类型,应该算是奇幻探险吧。那我们就比较不会跨到科幻的类型上去做这样的发挥。因为这个会带给书迷,或者电影观众一个不是特别适应的感觉。

记者:改编剧本和原创剧本,哪个更困难一些?现在大家都在讲IP时代,您觉得对于编剧来说这是一种限制还是拓展?

张家鲁:我自己觉得,原创会更辛苦一些,虽然说空间也相对大。但有时候空间一大,就会有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怎么依循往前走的感觉,所以花费的时间也比较久。我老说,其实,做狄仁杰的时候前前后后经历了七八年的时间,才把那个剧本写出来的。当然了,我中间还写了其他的剧本,否则也早就饿死了。

那改编剧本对我来说原来是相对轻松的,因为像《风声》的剧本,我们前后做大概就是九个月的时间。因为麦家老师给了我们相对精彩的角色,几个角色都很精彩,角色关系也已经稳固下来了。因为我觉得角色是一个剧本里头最重要的元素,算是剧本的灵魂吧。他既然给了我们,我们就在情节上再发力,基本上就可以完成了。我做《寻龙诀》的时候,一开始也觉得会比较快一些,但没想到最后花了快2年的时间,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这是第一次改编剧本花了那么长的时间。

记者:虽然寻龙诀很好看,但有观众认为“出乎意料”的情节还不太多,对此您在下一部中会对自己有更高要求和挑战吗?

张家鲁:我觉得这个还得看类型,比如说我今天如果要做一个推理剧或者是一个侦探类型像是狄仁杰。我可能会更多花力气在这个所谓的出乎意料上面,但是呢,在像是鬼吹灯讲那个类型吧!他要在一个情感和场面应该或者说奇观上面去做平衡,他本来就已经挺占篇幅了,所以如果要在出乎意料上面再去做下工夫的话。有时候呢反而会被观众是一个负担。

可能有的书迷觉得口味不够重,觉得原来惊悚恐怖的感觉不够,这个我也必须承认就是我们在这上面的会把那个程度啊,往下拉,把那个强度调低,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如果真的弄得口味那么重,可能会让很多一些铁杆粉丝、书迷呢,非常兴奋,然后呢吓跑一些其他观众。吓跑其他观众,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

记者:拿奖金的票房标准定在多少亿?

张家鲁:现在这个票房标准还没有到让我能拿到奖金程度,几位老总在开这个发布会都喊这个电影票房要超过二十亿或二十五亿。我这么说,你们就知道这个拿奖金的这个标准有多高了。

记者:你也做了文艺片,像《转山》这种。做文艺片的编剧,相对商业片来说,是简单还是复杂?

张家鲁:我现在的节奏呢就是写着类型片,会想喘口气去写写文艺片,写写作者电影,换换思路,换脑袋,也让自己喘口气,我让我自己换脑袋,那我实话说我是觉得作者电影相对比较好写些,宽裕的篇幅描写一个气氛,或者就是人物的状态吧!但是呢往往这类型片里头呢,要去做叠加的就是一场戏头啊能他会有三四层,不同的目的。而在动作戏当中的要谈情说爱,同时呢还要搞点喜剧搞点惊喜。这个需求得都同加在一场戏里,要求及技巧都很高。关于就是这个写作节奏的问题那我也可以跟大家预告一下,我最近在帮娄烨[微博]导演推动一个警匪动作片的项目,就是我来做他的监制,然后带着编剧团队抓剧本,并重新再帮他做演员和主创的组合,那这个项目的預計是明年开拍。到时候再請大家关注一下。

转型做监制具优势 与娄烨进行元素对撞

记者:编剧转型做监制是有很大优势的,那么你有这方面的意向或想法吗

张家鲁:是的,我现在正在帮娄烨导演做一个就是警匪动作片的监制,那我觉得就是会有优势的。因为我是编剧出身,所以对于各项目的调性、方向,或者说我这个类型感,应该能够把握的更好。因为这个是我们的一个基础吧!我一直说这次我跟娄烨的合作像是一场完全不同元素的对撞,他是在文艺片上面非常有成就的导演,他来做类型片、做一个警匪动作片;那我大部分时间是一个类型片编剧,那回头来協助一个作者進行转型,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一个組合,应该是会挺有意思的。

综上所言,毋庸置疑,张家鲁已然成为一位谙知大陆市场的类型片编剧。而在接下来的筹备工作中,一位是颇有建树的文艺片导演,一位是类型片翘楚编剧,此番强强联手,二人将会碰撞出怎样一场电影界多巴胺?我们亦很是期待。

(鹿角)

(责任编辑:舟山民生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老炮儿》票房逆袭 中国巨幕助力
下一篇:没有了